董朝清,一位宗教祭师,在2007年初于平寨村发现了老品种的红谷子,在他的倡议下有三户农户开始了以传统的方法种植红谷子。中国自上个世纪以来,在高举着科学种田的旗帜下,政府提出“现代农民要懂得科学种田”,农民虽不情愿,仍开始大量使用化学肥料与农药,对土地造成极大的破坏,而育种技术的出现也使得传统老品种的谷种濒临灭绝的边缘。三农问题浮上政治舞台后,解决三农问题成为各界的焦点,但农村到底出了什么问题,却让城里人摸不着边际。许多大学支持学生三下乡(即卫生、科技、文化三下乡),由于对农村的缺乏理解,热血青年们的热诚,往往是白忙一场,如果不能从了解入手,这些具有理想的行动仍旧无法改变什么,农村问题依然是问题,城乡差距依然持续扩大,社会依然无法和谐圆满。有机种植本源自中国,种植的技术全凭先祖们一代代的传承,农民与土地一直有一份怎么也说不清的历史渊源与情感牵绊;而讽刺的是,在农村种田的父母却希望小孩子通过教育逃离农村。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人民经济能力的提高,却没能带来更多的自信,城里人瞧不起农村人,其实就是瞧不起自己,举凡外来的东西就是好,自己的东西便一文不值,而农村找回土地与种植的自信,不也是一个中国人找回自信心的过程?

猜你喜欢
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
相关热播

HD高清
HD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HD